無需注冊及審核,發布直接上首頁,現在就寫日記吧!
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文學網 > 文學 > 小說 > 【雀巢】拯救(小說)

【雀巢】拯救(小說)

作者: 來源: 文學網 時間: 2017-07-30 閱讀: 在線投稿
為拯救日益遭到破壞的歷史建筑,保住東方莫斯科越來越難尋的遺跡,人大一連三年提案,終于得到落實?墒,建筑大學古建筑學史的創始人淳于教授卻高興不起來。因為他發現,當前更需要拯救的不是歷史。
   在本市頂級名校紅旗小學讀二年級的外孫女,這個期末考試又是倒數第一。雖然名次沒有張榜公布,可是,班主任老師開家長會時第一句話就問女兒,你是不是就打算破罐子破摔了?
   女兒想要叫孩子留級重讀,女婿就罵老師缺德,寫作業寫錯一個字就要罰孩子重寫一百遍,堅持要叫孩子轉學。
   在銀行當副處長的夫人卻極其忿忿不平:我外孫女哪點差呀?古箏考了七級,畫畫得了全市少兒大賽二等獎。六十米賽跑回回跑第一。咋的呀?比誰差呀?
   家里正為外孫女鬧得翻天覆地,剛上五年級的孫子,又嗚嗚哭叫著跑進來跟奶奶告狀,說他爸爸打他了。
   夫人更急眼了,把孫子緊緊摟進懷里,不住聲地喊著寶貝別哭,就跟兒子瞪起了眼珠子:“你長能耐了是不是?你知不知道打人侵犯人權?”
   “媽,你說他氣人不氣人?老師叫寫一篇關于理想的作文,他竟然寫他的理想是將來當大官娶美女住豪宅!
   “那有什么不好?夫人卻大不以為然,你大姨夫要是不當上副省長,還在工廠里當總工,能住上二層小樓嗎?子女能安排那么好的工作嗎?從小就想當大官,那說明我大孫子有遠大抱負遠大理想!
   “媽”,兒子卻依然忿忿然,“今天第七節的體育課他又沒上,還叫他媽媽開了張腳脖子挫傷的診斷書。跟他一起撒謊!
   “還有更氣人的!眱鹤佑终f,“回來乘三路公交車,一上車一個大姨就給他讓了個座?墒呛髞砩蟻硪晃焕夏棠。臉色臘黃,佝僂著腰,一看就是有病。我叫他給老奶奶讓座。他卻把臉往窗戶外頭一扭,順手把扒下來的冰激凌紙往車窗外面的大馬路上一扔,不理不瞅。就是不給讓!
   “行了行了!狈蛉嗽鐚鹤硬荒蜔┝,“他不還是個孩子嗎?你還是大學老師呢,動不動就動野蠻。往后不許你捅他一手指!”
   正這時候,電話鈴響了。
   又是老舅的電話。他的寶貝獨生兒子,高中念不下去了,非鬧著要當兵,可剛在消防連呆了不到半年,就說太苦太累又危險,左托人右托人調到運輸連還不到五個月,又說除了學開車就是學修車,又臟又累不說,根本學不到什么高新技術,又鬧著要往通信連調。
   兒子就沒好氣地說:“部隊是他們家開的呀?說上哪就上哪兒?沒當上一年兵,向家里要了多少錢?像他這樣的少爺兵,到時候真打起仗來,能頂一個嗎?還不得當逃兵呀?”
   “說什么呢你?”夫人雖然也覺得老叫她出頭去找在部隊上當領導的大舅托關系不好,可是又拗不過小弟弟的苦苦哀求,所以心里煩燥,就更不樂意聽兒子說的話了。
   “和和平平的年代,有什么仗可打?你大舅都沒說啥呢,你跟著瞎摻合啥?叫你給你二舅的外甥上教務處說個情,別取消外語考試成績,你到今天也沒去。小紙條也沒收了,也批評教育了。罰點款也就行了吧。干嘛非得取消人家考試成績?”
   “媽,你咋不問問,在大學讀了三年,他上了幾天課?”
   兒子對他的這個小表弟特別地看不上,一個寢室四個人合買了一臺電腦,二十四小時輪流不停地上網打游戲,輪到誰誰就不去上課。有的干脆就在外面租了間房子,和女朋友過起小日子來了。就這么學習,你說他們能學到什么?考試不靠打小抄靠啥?
   “那都怪你們學校管理不善?咳∠荚嚦煽兙徒鉀Q問題了?”夫人撇了撇嘴,“上個禮拜機關黨委上我們單位來考政治時事,還是上面來人監堂呢。誰不抄?不抄誰也答不上來。我們領導就很開明,他說抄一遍也有好處,也能受受教育?偙壬抖疾恢缽姲?你呀,你和你那老爸都犯一個毛。鸿饺藷o事憂天傾。啥啥都看不慣,專門愛鉆牛角尖兒。多看點光明面,少看點陰暗面。別老是戴著一副有色眼鏡到處吹毛求疵!”
   “媽,我們系王老師的孩子從財經大學畢業,她想上你們銀行工作的事,你給向領導問了沒有?”
   “人情費至少得十萬。他們家認可嗎?”
   “十萬?”
   “這還是內部價呢。我一個同學的兒子,今年上北京參加藝考,光打點評委就得花二三十萬呢,F在哪不澆油哪不轉!
   “早晚得轉死他們!”兒子忿忿然地罵了一句。
   “要想不花錢也行”,母親說,那你得叫最高級別的大領導給說句話?梢圆蛔呤袌鼋洕。
   “狗屁市場經濟!”兒子又罵了一句粗口,一甩袖子,走人了。
   坐在電腦前的淳于教授,本來是想為撰寫拯救歷史建筑實施方案查找一些資料,卻被網上的一段文字震驚了:1870年德國鐵血宰相俾斯麥,在街頭上看見一群來自小小島國的日本人,在忙于翻譯典籍和制度,一群來自天朝大國的中國人,在忙于做買賣掙錢,就說,三十年后,那個東方小國,必定要打敗那個東方大國。結果不到三十年,甲午海戰中,北洋水師全軍復沒。
   淳于教授的眼珠子直了,他眼前又浮現出他在日本國碰上的幾件小事:
   公共汽車里,幾個小學生直挺挺地站立著,后面的兩排座位卻空著沒人坐。因為那是留給老年人的座席。
   幼兒圓的操場上,一群孩子光裸著腳丫站在雪地里鍛煉,細嫩的肌膚凍得發紫。卻都直溜溜地站立著,沒有一個人齜牙咧嘴。
   一個十幾萬人參加的體育運動會,結束以后,偌大的運動場上,光溜溜的竟好像根本沒有人來過一樣。一位西方記者在報道此事時,最后一句話竟是:一個可怕的民族!
   淳于教授的心像被什么東西猛地剌了一下。眼下,他正在不遺余力地忙于拯救歷史遺跡?墒,如果歷史真的會重演,那么三十年以后的歷史,又該怎么去拯救?
 
文學網-www.qsgktyvy.buzz
上一篇:【故事會·文摘版】稍等一分鐘,可以嗎? 下一篇:鄉三爺

相關閱讀

發表文章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廣告、非法的言論。
友情提示: 登錄后發表評論,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