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需注冊及審核,發布直接上首頁,現在就寫日記吧!
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文學網 > 文學 > 小說 > 散落的山楂籽

散落的山楂籽

作者: 來源: 文學網 時間: 2017-07-30 閱讀: 在線投稿
從小,我就喜歡吃山楂,姥姥也是。于是,采山楂這件事便落在了姥爺頭上。每逢山楂熟透時節,紅色染遍整個原野的時節,姥爺便會背起小背簍,或是提上編織袋,一個人去離家很遠的山楂林采山楂。
   姥姥說,西北的山楂林不多,要找到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通常,姥爺是在清晨出發,有時,連早飯也顧不上吃,直到很晚很晚的時候才會回來。每當姥爺采山楂回來時,往往還未進大門,他便會扯開嗓子喊一句:“轉兒,吃山楂嘍,又大又紅的野山楂哦……”這個時候,我通常趴在被窩里假裝睡覺,一聽到姥爺的叫聲,便連衣服也顧不得穿,一個縱身,跳下床去,跑到姥爺身邊,緊攥起兩把山楂就往嘴里塞,這時,姥爺總會盯著我,用手抹幾下稀疏的胡須,眼睛也瞇成了一條縫,笑呵呵地說:“慢慢吃,慢慢吃,不急,小心山楂籽……”等我吃上五六個時,他又會說:“轉兒,少吃點,吃多了會牙疼……”姥爺雖是這樣說的,但我一個勁把山楂塞到嘴里時,他卻從未阻攔過。每次,我把山楂大把大把喂進嘴里時,我總會看到他的眼睛里閃著喜悅的光芒,我也會想,這大概就是姥爺最幸福的時光吧。
   姥爺說,光吃山楂,吃起來太酸,于是,便吩咐姥姥去買大袋的白沙糖,把山楂做成酸甜可口的糖葫蘆。這個工藝,通常也是由姥爺完成的。做糖葫蘆時,姥爺總會在后院支起一個自己做的小爐子,等濃濃的煙全散完后,姥爺便拿一個鐵鍋,把大袋的糖全倒進去,糖在鍋里慢慢融化,等一顆顆小粒都變成清亮的糖汁時,姥爺便把山楂灑在鍋里,一時間,山楂像裹了一層透明的衣裳,看起來越發紅潤,有時,一些還未被霜凍結束生命的蠅蟲聞到香甜的味道時,也會趕來,像是要參加一場華麗的盛宴。姥爺總不吝惜,他會把從鍋里撈出來的第一個獻給大地,按姥爺的話說是祭奠神靈先祖,而我總固執地認為,他是想給那些可愛的生靈也吃點酸酸甜甜的山楂吧,有好幾次,許多貪吃的螞蟻,蟲子還被粘人的糖粘住了雙腿呢,我也不知道它們究竟要掙扎多久才會擺脫這惡作劇般的命運。姥爺在做糖葫蘆時,不光放山楂,還放蘋果、梨、李子等,這些水果,家鄉的果園里就有,不需要走很遠的路去采,只要想吃,這個時節隨時都可以采摘。紅的山楂、綠的蘋果、黃的梨、朱砂似的李子,在糖汁里不停的滾動著,像是在經過煉獄的洗滌,完成它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超度。
   糖葫蘆做好后,姥爺會把這些晶瑩剔透的裹著玉似的家伙用竹簽穿起來,一個竹簽上通常是要穿五六個,山楂、蘋果、梨、李子是相間分布的,山楂最多,蘋果、梨、李子都被切成了同等大小的塊狀。等穿完后,姥爺會在上面敷一層糖衣,然后把這些穿著瑪瑙的竹簽一個一個分別放進姥姥粘成的紙袋里,這才算是真正的完工。這個時候,姥爺便嚴肅起來,不允許我再多吃了,一天只能吃一兩串,吃完的山楂籽也必須要收集起來……
   后來,到了上學的年齡,媽媽便不許我再玩了,把我送進了學校,我也離開了姥姥和姥爺,只有假期的時候才能去看看他們。有一段時間,我總是覺得是成長剝奪了我的樂趣,剝奪了姥爺愛我的機會,甚至也剝奪了我們在一起做糖葫蘆的機會。姥姥說,自從我走后,姥爺再也沒有早早地去摘過山楂,家里也沒有人再去買大袋大袋的糖,粘許多許多的紙袋了……姥姥說話時,眼角里閃動著一些無奈,我想,若是要姥爺告訴我這些話,也肯定是相同的神情吧。在我必須成長,必須離開他們的路上,我總是自欺欺人地告訴我自己,六七月的暑假山楂還未熟,十一十二月份的寒假山楂或許早被人采摘完了,姥爺只不過是沒有山楂可采而已。
   再稍大點,放假去看姥姥姥爺時,他們拿出了一個透明的玻璃花瓶給我看,里面裝滿了各種各樣的小小的山楂籽,我不知道,我究竟吃過多少山楂,她的籽才夠裝滿這個肚大頸細的花瓶。這次,姥爺說:“轉兒,山楂籽這么多,姥爺給你做幾串手鏈,以后,走到哪里,都帶著它……”兒時,不明白姥爺的話,也不懂得這話里感情的分量,只是我從未見過山楂籽做的手鏈,便迫不及待央求姥爺給我做。姥爺也從不推辭我央求的每一件事,說完,便找來一根細細的鐵絲,在火紅的爐子上烤熱,烤紅,從一顆顆小小的山楂籽中心穿過去,像是要給它們烙上一道深刻而不能忘記的美好的烙印。
   一整個上午,姥爺都坐在炙熱的火爐旁烤鐵絲,然后穿過,再烤,再穿過……陽光照在他身上,瘦弱而單薄的他有點認真與執拗,眼睛在爐火與小孔之間停駐,他的顴骨在陽光下看起來越發突兀,我不知道,是不是因為他想起了那些瑪瑙般的山楂才消瘦成這樣。小孔鉆完后,姥姥會用細細的松緊繩把一個個被烙過的山楂籽串聯起來,纏在我細小的手腕上。很長時間,我都帶著,這些小小的山楂籽陪著我走過了小學、初中,甚至更多的日子。只是,有一次,我們搬家時,小小的松緊繩再也沉受不了多年的勞累,斷了,這些四散開來的山楂籽掉落在大大小小的家具之間,我再也沒有辦法把它們找全……
   而后不久,姥爺也已同樣的方式安安靜靜地走了。姥姥說,姥爺臨走之前把那個透明的花瓶摔碎了,剩余的山楂籽也都散了……我想,大概是姥爺怕我看到這些山楂籽時會難過吧,他不愿我為他的離開而傷心,于是,連同所有的記憶也都一并帶走……
文學網-www.qsgktyvy.buzz
上一篇:【西窗.同題】那時花開(小說) 下一篇:【木馬】兩本書的一點記憶(小說)

相關閱讀

發表文章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廣告、非法的言論。
友情提示: 登錄后發表評論,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