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需注冊及審核,發布直接上首頁,現在就寫日記吧!
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文學網 > 文學 > 小說 > 李保流的長篇敘事詩:護身記

李保流的長篇敘事詩:護身記

作者: 王屋山的云 來源: 文學網 時間: 2020-05-30 閱讀: 在線投稿

說一個姑娘叫久霞,二八年華能愁掉牙。久霞剛剛十六歲,上山下鄉包裹背。自以為插隊好又好,到了農村光鋤草。住的是那小土屋,啃的老是窩窩頭。比一比省城哈爾濱,久霞真是傷透了心。

久霞心里真急躁,家中拍來了一電報。她母親病重住醫院,對久霞光想見一見。不見久霞光頭昏,久霞念一念淚紛紛。想一想下鄉那鏡頭,母親若留真叫愁。久霞身為高中生,本該當一名好知青。誰曉得到了這農村,蒼天老是陰又陰。肩抗鋤頭土又土,久霞枉活一十九。下鄉三年完了蛋,沒想到母親住醫院。

無論如何得回城,不能一生當老農。久霞告假要看媽,此一去鮮花墻上插。墻上插花不當緊,各種粉碟亂招引。久霞快步進醫院,母女倆相見淚滿面。女兒的皮膚黑又粗,老娘見了光想哭。老娘的身體瘦又弱,女兒見了光難過。母女之情深又深,此時更愿心交心。

久霞對母親要看護,打水送飯得跑路。久霞心中不輕松,老覺著身后有影蹤。久霞不敢多打水,害怕得罪了哪冤鬼。病中的母親又發渴,久霞的小嘴噘又噘。久霞剛要扭轉身,有一個小伙笑吟吟。手里提著個暖水瓶,送給久霞象雷鋒。久霞開口要感激,小伙子沒有久站立。望著小伙子的長頭發,久霞心里不叫差。這個小伙子挺不錯,不知他干的啥工作。久霞暗暗地去打聽,小伙子名叫盧心清。工作在市政二公司,久霞心里是美滋滋。他母親也住在這醫院,兩人日后常常見。一回面生兩回熟,再次見面不孤獨。不知不覺心田開,愛情的花枝兩人栽。鐘情的小伙不變心,愿同久霞配成親。雖然久霞在插隊,小盧心里不覺愧。信誓旦旦語甜甜,久霞的碗里差點鹽;厝χ赣H說,怎么著回城能工作。母親對女兒總心疼,不用怕久霞難返城。母親病好罵農村,小盧久霞也難舍分。

久霞還抗老鋤頭,下地受苦有點愁。鋤草累的不得了,小盧的信件驅煩惱。半年光景沒過完,返城的潮流連又連。久霞也能返回城,別提心中多輕盈。久霞分到了豬鬃廠,當了工人要漂亮。臉蛋由紅轉成白,秀發烏黑背后垂。棕色的皮鞋不用擦,小盧見了也得發。小盧上下班常接送,久霞哪能不激動?多年未逛過哈爾濱,小盧陪伴著格外親。江畔流連進公園,兩人真是心相連。久霞喜愛漂亮亮,小盧也時常獻新裝。光景不到一年半,海誓山盟已不算。小盧搞來了避孕套,久霞愿往他懷里跳。如此親昵賽夫妻,情河的漣漪兩人擊。

愛情的日子一平穩,久霞的心中卻翻滾。小盧的惡習太太多,日后的生活不好說。常常酗酒不上班,借酒罵街人不沾。四鄰提起就搖頭,久霞怎不愁又愁?從那農村回了城,沒想到路途又不平;橐龃笫绿p率,日后怎么再痛快?更可恨小盧好動手,有人也擋不住他抱摟。久霞只要不情愿,硬硬的拳頭身上見。張口罵的不象話,久霞怎敢早出嫁?久霞的心中在作疼,對小盧再也沒感情。兩眼呆滯正冷漠,久霞恨死在當初。難說難笑煩又煩,憂心忡忡如熬年。感情不能再掩飾,小盧懷疑發醋意。久霞若是另有愛,小盧怎愿認失?對久霞更是不講情,變本加厲不管疼。打打罵罵一天天,無止無休冒狼煙。久霞實在無法忍,不除婚約心頭緊。小盧理屈無可奈,解除婚約快又快。

婚約解除本該好,誰曉得日后更煩惱?小盧繼續到她家,糾纏得久霞愁掉牙。擺脫不了揪心的煩,能不能破鏡再團圓?有人一次次來勸說,久霞也怕再折磨?上Ш镁安痪瞄L,小盧酗酒狂又狂。打打鬧鬧不會了,哭哭笑笑天天找。久霞痛苦得不愿活,命運真是薄又薄。

那一天挨揍跑出樓,含著淚水站街頭。是進是退難又難,沒想到有人來解煩。此人姓焦名軍成,他對久霞真心疼。勸慰久霞要想開,蒙冤***不應該;顫婇_朗又年輕,怎能哪樣去發瘋?

久霞聽他如此講,麻木的心房覺寬敞。抹去眼淚嘆又嘆,何時能夠把日見?焦軍成的膽子大又大,叫一聲久霞不要怕。只要愿跟焦軍成,路上的大坑能填平。

久霞盯了他一眼,發現小焦象把傘。小焦拉住了久霞的手,久霞不知不覺跟著走。兩人登上了太陽島,靠近小焦好不好?太陽島上多歡笑,久霞小焦抱又抱。兩人正在歡又歡,久霞忽然又辛酸。一把推開焦軍成,破口大罵盧心清。姓盧的為啥不完蛋,也給好人留點甜。心有靈犀的焦軍成,面對姑娘會逢迎。姓盧的小子壞心腸,軍成靠近細商量。周密的計劃訂了訂,兩人的心中難平靜。

幾天后看那松花江,一葉扁舟不尋常。載著一對好朋友,隨波逐流的是小盧。另一個是那焦軍成,把船搖進了柳條通。這一條水巷靜幽幽,密密的柳條簇連簇。天然屏障擋人眼,小焦不怕擔風險。莫不是天公暗相助,小盧要下船拉拉肚。天賜良機不可失,小焦搖船如鳥飛。小船一會兒靠了岸,小盧解手小焦煩。小盧剛蹲下拉稀屎,焦軍成張嘴咬牙齒。掄起船漿狠狠砸,咔嚓一聲手震麻。小盧一頭栽進水,小焦以為他做了鬼。倉惶離開了太陽島,快快找久霞吃紅棗。焦軍成萬萬沒有想,盧心清并沒有沉下江。一陣江水沖又沖,盧心清居然沒喪生。一對戀人在嬉戲,見江里有人要死發了急;琶叭丝齑罹,游人圍上來真難受。頭上的傷勢重又重,不送醫院人悲痛。盧心清進了省醫院,醫生忙得團團轉。不是上藥就打針,盧心清呻吟寒森森。

久霞得信來“探望”,盧心清一見更“豪放”。臉上的橫肉顫又顫,指著久霞叫滾蛋。勾搭連環搞謀害,老子死的不痛快,F在老子躺在床,出了醫院叫你狂。盧心清傷愈出院后,咽不下屈辱命不顧。非要找到那久霞,叫她渾身麻幾麻。盧心清喝得酩酊醉,闖進久霞家砸書柜。踢桌踹凳摔金匾,花瓶碎了再砸碗。久霞跑哪哪不寧,污言穢語象根繩。追打得久霞無處躲,全家人嚇得抗包裹。

久霞在廠里把苦訴,有幾個青年打保護。他再鬧應該恨恨揍,正當防衛非年幼。有這條法律作擔保,整死他公安不會找。盧心清有著野驢性,夜闖民宅該回敬。

一經明白人來指點,久霞太恨動手晚。久霞高興得直搓手,再也不愿做那喪家狗。事不宜遲快決定,找到了馬明與韓朋。馬韓二人是老流氓,打架斗毆最在行。一聽幫漂亮的姑娘去打架,兩流氓喜得亂擦牙。欣然應諾去相會,年輕的少女是寶貝。日后還能嘗嘗鮮,不怕犯罪坐牢監。他倆進了久霞的屋,門外邊用鐵絲箍又箍。單等著晚上八點整,等那個還來尋事的盧心清。關上后窗再吃飯,久霞的一家不討厭。幾個人圍著正熱火,忽聽前門在砸鎖。久霞忙領著馬和韓,在那里間去密談。小燈被姑娘也吹滅,門頭窗戶早砸裂。盧心清叫罵著要跳窗,幾個人一心不慌張。抄起菜刀斧子和鐵棍,逼到門口要教訓。盧心清一頭栽進屋,韓馬二人齊上撲。其他人跟著一齊上,打斷了兩根搟面杖。

久霞身上正血腥,心清再也難回生。正當防衛算不算,拉著妹妹去報案。好容易奔到派出所,被告人要吃什么果。公安局一見不敢慢,依法起訴到檢察院。市級法院一審理,久霞一行空歡喜。想的怪好全白搭,被告久霞犯了法。姑娘剛過二十一,苦澀的果子咋法吃?

文學網-www.qsgktyvy.buzz
上一篇:李保流的長篇敘事詩:迷心記 下一篇:李保流的長篇敘事詩:叉道記

相關閱讀

發表文章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廣告、非法的言論。
友情提示: 登錄后發表評論,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