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需注冊及審核,發布直接上首頁,現在就寫日記吧!
返回首頁您現在的位置: 文學網 > 文學 > 小說 > 李保流的長篇敘事詩:蜜月記

李保流的長篇敘事詩:蜜月記

作者: 王屋山的云 來源: 文學網 時間: 2020-05-30 閱讀: 在線投稿

不說東,不說西,說一個男子二十一。二十一,好年齡,他在鐵路當電工。當電工,雖平常,單位里都叫他秀才楊。秀才楊,話不多,刊物上發表過短詩歌。短詩歌,雖然短,勝過小孩子攢雞蛋。他好靜,有桿秤,研究女性沒有用。他愛啥,事業大,褪了色的書包肩上掛。談戀愛,不能談,唯有事業該成全。工作服,臟不臟,酷愛學習不慌張。不慌張,有志氣,秀才楊堅決同名人比。比一比,行不行,秀才楊接到信一封。這封信,不平常,姑娘愛上了秀才楊。秀才楊,不愿看,里面的照片真惹眼。年十八,美如花,對著秀才楊羞答答。真不錯,信上說,慕名投書為詩歌。秀才楊,念多遍,腦子里面起波瀾。

這姑娘,交際廣,工作在鄰居棉紡廠。高跟鞋,尼龍襪,走起路來叭叭叭。那小腰,真苗條,張起嘴來賽櫻桃。點口紅,大眼睛,談起話來賽銀鈴。那臉盤,美猶玉,小伙子見了光拉鋸。多想哼,磨蹭蹭,無奈姑娘象影星。武有武,文有文,愛姑娘的小伙一大群。想得香,白搭腔,誰不知她是牡丹張?牡丹張,有信條,衷心的小伙才能交。交得多,不如意,牡丹張心里都是氣。心有氣,不要緊,堅守的信條最根本。自己找,不用跑,可愛的小伙還不少。

秀才楊,被挑上,同他相識不一樣。在鐵路,不會愁,可到全國去旅游。加玉照,面帶笑,秀才楊保準愛俊俏。秀才楊,牡丹張,兩人開始喝糊辣湯。糊辣湯,太好喝,秀才楊哪能不拼搏?一朵花,伸手抓,不能叫人家說傻瓜。牡丹張,秀才楊,半年時光嚼喜糖。嚼喜糖,咋法嚼,快快旅行度蜜月。不旅行,不輕松,秀才楊也想瘋一瘋。要免票,最生效,伴著新娘蜜月泡。換西裝,成新郎,飄飄然然是秀才楊。到江南,全游遍,兩人坐車去四川。去四川,好享受,牡丹張美得心甜透。正喜笑,來查票,這次是一個大蓋帽。大蓋帽,佩稽查,任何人別想胡想法。秀才楊,把頭分,說起話兒慢吞吞。他的票,最有效,公用免票請驗照。那稽查,看了看,問出差證明辦沒辦。秀才楊,慢悠悠,說他的證件被人偷。被人偷,無可奈,稽查并沒多責怪。工作證,瞧一瞧,工作證帶錢被偷跑。那稽查,笑一笑,掏出放大鏡看免票。照了照,不用急,秀才楊被叫到辦公席。辦公席,不好坐,半個小時太難過。太難過,灰溜溜,返回原坐把煙抽。抽一根,又一根,牡丹張驚異問原因。親愛的,叫幾聲,如意君郎沒有吭。牡丹張,湊了湊,問郎君莫是心難受。若難受,就請醫,身上累得不想去。

正說話,來稽查,秀才楊忙把那紙條抓。塞腰包,臉發燒,牡丹張在旁嘮叨叨;樽,張開口,秀才楊說他攀朋友。攀朋友,咋法攀,兩人坐車到四川。到了家,還續假,牡丹張還想多拉呱。多拉呱,瞧住宅,新人房間真優美。白燈光,紅地板,立體收錄機真委婉。結婚品,多琳瑯,雙喜的大字貼正堂;T夜,該協調,房角的沙發上難吃桃。秀才楊,眼皮翻,牡丹張見了心不安。嬌滴滴,是夫妻,心愛的郎君該如意。秀才楊,眼一轉,狠狠地吸了兩口煙。兩口煙,吸得少,團團煙霧也亂繚繞。亂繚繞,還沉默,牡丹張滿嘴還亂說。不如意,還旅游,到那北方去解憂愁。想不遲,打行裝,走上大衣柜拿皮箱。秀才楊,忙阻擋,話音再也不噴噴香。那免票,被沒收,不掏錢不能再旅游。牡丹張,盯一眼,那不是什么保險券。出差票,改私用,想一想心中就悲痛。不相信,看紙條,罰款八百難脫逃。

牡丹張,該咋辦,驟然失色口腔變。又是哭,還撞頭,躺在床上賽玩猴。氣難咽,尋短見,如意郎君忙相勸。為了您,別傷心,愛情照樣日日新。這神話,算個啥,牡丹張氣得張口罵。砸用具,摔衣物,對著秀才楊抹淚珠。抹淚珠,不習慣,罵楊是一個詐騙犯。詐騙犯,真難聽,得叫牡丹張說個清。秀才楊,張嘴問,牡丹張罵他是惡棍。伸開掌,揍流氓,秀才楊吃了兩耳光。兩耳光,熱乎乎,打得秀才楊氣發粗。才結婚,打男人,往后在一起還咋混?說時遲,那時快,秀才楊出拳也不外。一不外,就別提,牡丹張搞了個嘴啃泥。吐吐嘴,正淚水,厲害的也是賠一賠。賠一賠,再格斗,收錄機多情也使勁吼。牡丹張,身苗條,拼體力真是白消耗。

怎么辦,別出汗,牡丹張有的是防線。那防線,是離婚,叫秀才楊以后打光棍。要離婚,離就離,秀才楊一聽更來氣。狐貍精,罵幾聲,提筆就是寫保證。母夜叉,不回答,牡丹張聽著直咬牙?纯礂,寫的忙,牡丹張心上更凄涼。扭轉身,上廚房,拿起菜刀別君郎。整整衣,淚戚戚,再也沒什么情依依。

秀才楊,扔下筆,桌上是多情的收錄機。我愛您,唱不完,秀才楊氣得砸兩拳。不再唱,望兩望,何時不見了牡丹張?正要罵,忽害怕,廚房里好象打乒乓。刀落地,人絕氣,美人兒倒在血泊里。喚兩喚,跑去看,嬌嬌的臉蛋血一片。秀才楊,臉發黃,鄰居聽見了擠滿堂。擠滿堂,不得了,一個個心里賽狗咬。秀才楊,可憐憐,入夜呆在新郎間。說新房,冰涼涼,陰魂對著秀才楊。他想哭,淚難掉,又想起私借改車票。罰的錢,正難還,新婚又搞得昏昏然。走下坡,禍連禍,秀才楊哪能不難過。再難過,也白搭,秀才楊隨后也自殺。

文學網-www.qsgktyvy.buzz
上一篇:李保流的長篇敘事詩:控告記 下一篇:短篇小說《普通一兵》

相關閱讀

發表文章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廣告、非法的言論。
友情提示: 登錄后發表評論,可以直接從評論中的用戶名進入您的個人空間,讓更多網友認識您。